砺技艺以至臻 传上器而入凡“德古”陈国凡

    我心目中的家具,应该是生活的伴侣,无论多么疲惫、烦躁、慌乱,好的家具总会带给人安静和温暖,触摸它,感受它,与它日复一日一起生活,心是放松的,温情的,这种人与物之间的情感,是会传达出去的,朋友、亲人和自己的孩子都会感受到这种温暖,这样,这个世界才不会荒芜,不会冷漠。
              
            陈国凡:福建省德古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设计总监
   

木材行业

【记者】:陈先生,您怎么理解中国古代家具呢?
    【陈国凡】:我们看到过去那些优美的器物,往往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会有一种内心的感动。你看那种温润的光泽,是一代代人留下的印迹,好的家具有自己的语言,在过去,古代工匠的顶级技艺,还有文人的情怀,它们最完美的结合就是那些平凡的器物。这种温暖不仅仅存在于博物馆和收藏家那里,真正的美应该属于每个人,不是只能远远观望,不是不能触摸,而是要一起共同生活的。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将古代匠人精神和文人气质结合起来,精心做出当代的精致家具。    
    【记者】:现在坊间流传的“德古模式”是怎样的?您自己怎么看待所谓的“德古模式”?
    【陈国凡】:“德古模式”是建立在我们对整个生产工艺体系透彻的理解上。 
    首先,德古模式的核心是“全榫卯”,把每一个榫卯结构应用合理、精确,这不仅需要精密的机器,还需要大量的手工制作,要花费比常人多几倍的时间一点一点修改完成。目前,还没有任何一种机器可以完成这种工艺,因此德古的“全榫卯”,是品质,也是技艺,是传承,也是创新;
    德古模式的基础是“无拼补”,这是为了最大程度保留红木天然的纹理,保证家具在任何一个细节看来都无可挑剔,把家具当做艺术品去做。这就需要我们在选料、开料、配色等多个环节进行严格把关,精心筛选,做到物尽其用,同时让最美的良材不被埋没。
    德古模式,说起来并不复杂,但真正做到,其实很难。这不仅仅是对工艺、对结构、对品质的深刻理解,这也是对家具制造者良心的考验。我始终相信,大浪淘沙,真正好的东西,总会闪现它应有的光芒。    
    另外,德古模式中有自己特有的“慢”与“快”,“慢”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产品的品质,在整个行业处于浮躁地急着赚钱的时候,我们一直静下心、沉住气,让“慢”成为德古品质的保证;而“快”,是指德古永远走在行业的前端,在清式家具大行其道的时候,我们最先研发明式家具,并看好明式家具的前景,这也包含我们最重要的理念——“明式素工”。
    【记者】:您是第一个提出“明式素工”理念的人,能解释一下您是如何理解“明式素工”的吗?    
    【陈国凡】:“明式素工”的确是由德古最早提出的理念。“素”与“工”,其实就是美学与工艺的结合,也是古与今的结合,它不同于欧美的“极简”,也不同于日韩的“和风”。
    “素工”的第一感觉,应该是纯净和雅正,纯净是因为我们最大限度地保存了木头的天然纹理。雅正,是以方正为本,灵动其中,器型正而不笨,雅而不妖。本初与素朴,是我们要传达的第二层感觉。中国古代有“气化万物”的古典哲学,现代科学中宇宙又有着美妙的结构,我们试图通过家具的各个细节表达万物的动静之变和气韵之美,从而最大限度摒弃繁缛的雕饰与结构,做到“匿大美于无形,藏万象于极简”。而在保证美学原则的背后,是顶工与严谨。我们用精密的结构与尺寸,用最高的标准与规范来保证器型的结实与完美。所有这些,于是构成了我们“明式素工”的原则与理念。
    【记者】:坊间传说德古用了一年的时间去“打样”,是真的吗?    
    【陈国凡】:实际上,我们花了两年多去“打样”。我们一直在摸索各种器型,现在展厅里的一些家具,很多都有“打样”的性质,有时候,一款椅子要经过五六个样本来改进。想要做出明式家具的精髓,只能慢慢来,急不得。其实不仅仅是“打样”,德古生产的每一道程序都经过了透彻的研究,每一个榫卯结构,要保证应用准确和到位,还有其它每一道工艺,都需要大量的研究和工艺呈现。
    【记者】:您怎么看待“新中式”家具,德古有进军“新中式”的计划吗?     
    【陈国凡】:我个人认为,新中式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设计师主导的新中式,这种新中式家具设计感很强,不用硬木制作,带有一些传统中式家具的味道,但是大部分中式元素被删掉了,设计灵感其实更多是来自于西方极简主义,接近丹麦家具设计大师汉斯·瓦格纳的感觉;另外一种则是由传统红木厂家打着新中式的牌子制作的所谓“新中式”家具,依然使用红木,设计感较弱,款型和传统家具并未有明显区别。这部分家具在款式、工艺、质量方面都非常弱。总体来说,目前的新中式发展还不成熟,大部分制作者都没有把握其中的精髓。
    在中式家具这条路上,如果还没有真正沉淀好,对中国文化、传统工艺、传统器型的理解还不够的时候,贸然走上“新中式”的道路,做出来的只能是披着“中式”外衣的四不像,是没有灵魂和生命力的。
    【记者】:最后我想问的是,您最初是怎么走上中式家具的道路,未来,您又会走到哪里呢?
    【陈国凡】:在中式家具的路上,我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学步的孩子。天性中,我对美的器物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热爱,对丑陋的器物有无法容忍的厌恶。如果说走上中式家具这条路有命运的偶然,那么未来的方向已经很清晰,它就像是我的一个梦想,说小也小,因为我要做的仅仅是优美、品味、温暖的家具;说大也大,因为我希望我的家具是每个人都用得起的,是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温暖与平静的美好器物。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feihuazhudie.com/mczs/41.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