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在路易威登北京Espace艺术

?

其实九月这时候,我往年的时候时不时就会产生一种特沮丧的情绪,就自个也说不清道不明。

今日先听下面这首摇滚版的「九月」,其实卢庚戌把原本「九月」的颜色涂抹地一点原本的颜色都没留下,也巧了有李延亮的琴,它的整体带着一种少年气冲撞的九月,肆意又豪放。

其实我知道海子的「九月」完全不是这样子的,起码得是周云蓬那样,但是耐不住我喜欢这一版,今天就写这一版,带着点日记的色彩。

卢庚戌开头声音压地太低了,这种先抑地太低,也就预示即使高潮处高不到哪,但是它拉开了中间的距离,那种震撼也就有了。

世间上太多的木头,马尾。又有哪两个,能一直存续在彼此的生命中不消逝呢?

上周末我参加了一个主题是“那个我忘不掉的男孩”的活动,想到了这点。

木头会忘了马尾,马尾会死在木头之后。

世间的友情腐烂的居多,如果有那么一两位一直存续,那就很好了。

?

这个九月我对于沮丧这种情绪已经消失了,因为太忙了。

昨天去路易威登北京ESPACE艺术中心去参加了一“故事FM”的线下分享。嗯就是那个贵得要死的LV包,当我看了一某动物皮的皮带,那一连串数字后,我轻轻地放下,店后边就是那个美术馆。

就是它这个美术馆在北京国贸这里边空旷地突兀却又镶嵌在里边构成一种和谐。

其实也没什么人组织,就活动都要开始了,一堆人三三两两还在瞎胡瞅,你说要是能看懂些什么的话,我是真啥也看不懂,到最后我自己都纳闷我这是嘛呢?干嘛呢?

幸好差不多三点了,组织者开始召集这么被邀的三十个人,其实当时我还数了一下,统共算上我来了19位。

它美术馆的主题是“男孩”,关于种族色彩,关于青少年,关于荷尔蒙,关于未曾觉醒的两性意识,关于混沌的性别差异。

其实我其中可能更有些感觉的就是下边这一副最角落里,没啥人看的这么一个图。

也没什么具体感觉,因为手机也拍不出来它原本的颜色,所以就凑合看。

?

先说昨天这个活动的主题是:那个我忘不掉的男孩。

我本来一个从小不知道“中奖”为何物,天天都只能瞅着“谢谢惠顾”的二货,反倒是被邀过来听故事来了。

其实我从LV国贸店穿过去后就知道这个地方是不属于我这种人的。那种隔阂和带有一种自我的卑微完全露在我低头的帽檐里。

也是现在才顾得上想当时我是以怎样一种诧异、然后装作一种面不改色地走过所谓的“奢侈品”的。

我一直对于“物质”这玩意看的很淡,确实如此,但是当我看到那上边那些个价格之后,我发现我还是不能无比淡然,更多的是一种发誓:卧槽,这辈子绝对不会买这破烂玩意儿,这抢钱呢!

然后你发现,原来你对“物质”的淡然属于一种自我欺骗的谎言,谁能真正不爱钱呢?

而如果真正不爱钱了,那该去爱什么东西去获得一种收获感或者存在感,和多年前的隐士一样么?应该是不可能的。

很久后发现:你对“物质”的淡然,其实只是一种浅薄。可我发现,我又找不到除了“淡然”以外的一种对“物质”的态度,所以就先这么着吧。

?

而当故事分享开始的时候,我后来想到,其实故事FM的主理人寇爱哲,似乎也和双雪涛一样,我们这个年代开始和摇滚乐一样,全部都开始







































治疗白癜风用甲氧沙林液
陕西白癜风医院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feihuazhudie.com/mcqg/69732997.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