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强”落网记:某边防支队破获特大红木走私案

    “当利润达到10%的时候,他们将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他们将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的时候,他们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当利润达到300%的时候,他们敢于冒绞刑的危险。”——《资本论》。这是人性的贪婪对人的行为的诱惑和绑架。
    红木暴利 铤而走险
   

木材行业

红木作为高端家具的传统用材,质地考究,备受消费者青睐。尽管价格昂贵,由于红木家具价格一路高扬,物以稀为贵等原因,红木价格也相应“水涨船高”。走私红木,利润可观,一夜暴富,足以让不法分子蠢蠢欲动,足以让他们铤而走险,甚至践踏国家法律,让他们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近日,西藏日喀则公安边防支队在中不(中国与不丹)边境接连破获两起红木走私案件。边防官兵当场查获走私红木160根,重约2.2吨,案值200多万元,抓获嫌疑人6名,是中不边境有史以来案值最大的陆上边境红木走私案件。西藏日喀则公安边防支队官兵依靠过硬的执法执勤技能,在祖国西南边陲构筑了“铜墙铁壁”,让一切违法犯罪行为在国家法律面前无所遁形。
    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
    1月16日下午5时许,日喀则公安边防支队亚东县×××执勤点的官兵一如既往有条不絮地检查过往车辆和行人。
    一辆载有3人装有沙土车牌号为藏DD8552的小型货车向执勤点缓慢驶来。
    尽管当时天色已经变暗,又起了大雾,能见度很低。但执勤官兵还是从司机闪烁的言辞和乘车人员慌张的神色中看出了蛛丝马迹。执勤战士王杰是第一个发现可疑之处的人,他立即要求司机和乘车人员下车,对车辆做更仔细的检查。
“装的都是沙土吗”, 王杰试探问道。
   
    “都是沙土,运往亚东县城的,货主在县城等着要呢”。司机一脸奸笑着说。顺势从兜里掏出一包中华烟递给正要蹬车检查的王杰,“这么晚还在执勤啊,兄弟辛苦了,来,抽支烟”。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王杰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他没有接司机递过来的香烟,而是一步登上车厢,抓起一把铁锹铲开了车厢里的沙土。
    司机见王杰在铲沙土,顿时急了。“下面真的什么都没有”,司机爬上车边阻止王杰边说道。
    司机着急窘迫的神态和神色慌张的样子,加重了现场执勤官兵的怀疑。其它执勤官兵也迅速拿起铲子、斗车等工具,对货厢里的沙土进行转移以便对货厢底部进行细致检查。
    看着货厢里的沙土越来越少,司机等3人的神色愈加慌张。司机夹着香烟的手慢慢开始颤抖,以至于忘记抖落长长的烟灰……
    “快跑”,司机突然大叫一声,3人迅速向着不同的方向逃窜。
    “追”,执勤点负责人向阳警官一声令下,执勤官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分别向嫌疑人逃跑方向追去。
   
                         沙土下面用油布隔离,保护红木
    经过执勤官兵的奋力抓捕,3人被抓获后,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随着对车辆的继续检查,果不其然,在货厢沙土底层查获了一批被精心隐藏的珍贵木材——红木。司机和乘车人员均无法说明货物来源和提供相关合法的经营资格证书。显然,这是一起企图蒙混过关的红木走私案。
    就在对上述案件进行调查的同时,仅一日之隔,另一起走私案件却接连发生。
    1月17日晚,×××执勤点雪花漫天飞舞,满天铺地。边民们早已熄灯入睡,躲避着寒冷的天气。一辆车牌号为藏DE0255的江铃牌小型货车却在执勤点前方悄然熄火熄灯停下。
    一会儿后,车门轻轻打开,从车上悄无声息地滑下了1名“望风者”,小心翼翼地窥视着执勤点周围的情况,待确定一切安全后,“望风者”向停下的车辆发出“一切安全”的信号。
    得到“望风着”的信号后,车上再次下来2人拿着撬杠、钳子等工具鬼鬼祟祟地潜到执勤点拦车栏杆前,轻手轻脚地剪断了拦车栏杆上的锁链,然后吃力地推动车辆向着边境方向缓慢滑行,企图悄无声息地把车辆推过执勤点。
就在不法分子自以为安全地潜出执勤点的时候,现场执勤官兵却早已通过电台将发现的情况报至大队、支队两级指挥部。
    情况紧急,刻不容缓。根据大队“全程监控,不打草惊蛇”和支队“放长线、钓大鱼”的决定,现场执勤官兵暂放可疑车辆过关,全程监控,随时待命,力求人赃并获。
    随后,亚东大队立即启动增援预案。铺设破胎装置,放置阻车路障、设置伪装,隐蔽警力,展开布控抓捕行动。一张法律的大网在执勤点周围慢慢铺开,等着“猎物”上钩。
    凌晨5时许,前方侦查人员传来 “嫌疑车辆已驶回” 消息。
    待车辆进入我设伏圈时,设伏已久的官兵们及时果断地对车辆进行包围控制。
    一样的企图,同样的下场。从车厢里再次查获了一批走私的珍贵木材—红木。
    水落石出 难逃法网
    短短3天时间,连续查获2起红木走私案件。利益的诱惑驱使不可谓不大,边境的执勤执法力度不可谓不强。
    经审讯,涉案人员6人均对走私红木事实供认不讳。
    第1起案件,涉案人员边巴(前文司机)交代,在一个月前,他在拉萨与1名接货人结识,并互留了电话号码。
    1月10日左右,接货人通过电话联系边巴,让其前往朗玛布区域(不丹境内)接货。当边巴按时到达指定地点后,送货人却没有出现。
    1月16日清晨9时许,接货人再次通过电话联系边巴, “今天货物会运到,你去拿一下,地点在普珍拉山口下面的东汝道,不丹那边的人会跟你联系” 。
    边巴再次驱车前往东汝道。当天下午两点半左右,7名不丹人赶着20匹马(货物由马驮运)按时到达东汝道,并帮边巴把货物装上车后,才返回不丹。
    边巴把车盖上了篷布,又在放木材的车厢里覆盖了一层沙土,想要蒙混过关,然而机关算尽,却被我执勤官兵逮了个正着。
    第2起案件,涉案人员陈祖星交代,1月9日中午,做木工生意的陈祖星在拉萨遇见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做服装生意的朋友王某。双方对“红木”生意进行了“磋商”。
    1月15日,王某给陈祖星打电话称木材生意联系好了,货物已经交给几个不丹商人,让陈祖星18日从“朗玛布区域”拿货。
    1月18日,陈祖星联系出租车司机扎西顿珠包车把他从拉萨送到了日喀则亚东县城,又联系到了货车司机边巴次仁,他们3人一同换乘边巴次仁的货车前往朗玛布区域“拿货”。于是,出现了3人鬼鬼祟祟地潜到执勤点拦车栏杆前,剪断了已上锁栏杆的锁链,吃力地推动着车辆向边境方向缓慢滑行的一幕丑剧。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feihuazhudie.com/mchysc/21.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